其它名称: 无

EZH2,也称为增强子of zeste 2,是聚缩子抑制复合物2(PRC2)的关键组成部分,通过组蛋白修饰对基因表达起重要作用。[2] PRC2由EZH2、EED、SUZ12和RbAp46/48组成,通过甲基化赖氨酸27的组蛋白3(H3K27me3),导致染色质紧缩和基因沉默。然而,研究还揭示了EZH2在转录激活中的PRC2独立功能。[2]

发现EZH2的体细胞突变会影响组蛋白修饰途径。突变的EZH2失去了其甲基化活性,导致H3K27me3水平降低。这导致组蛋白蛋白松弛,使转录因子更容易进入并促进基因表达。[3]此外,与PRC2相互作用的蛋白PHF19的过度表达在EZH2功能的机制研究中结果存在冲突。一些研究表明PHF19促进PRC2活性并抑制细胞周期抑制因子基因,而另一些研究表明它通过促进EZH2的磷酸化阻碍PRC2活性,导致EZH2失活并增加癌症进展中重要的基因的表达。[4]

此外,与HOTAIR5'结构域结合的分子AC1NOD4Q削弱了EZH2的招募和结合能力,抑制了H3K27介导的三甲基化,并恢复了NLK启动子的表达。这凸显了通过靶向EZH2和HOTAIR之间的相互作用来逆转HOTAIR导致的癌症进展和转移的潜力。[5]

总之,EZH2是PRC2的关键组成部分,通过H3K27甲基化参与染色质紧缩和转录调节。EZH2的体细胞突变可能破坏这一过程,导致基因表达发生变化。虽然EZH2主要作为转录抑制剂发挥作用,但它也具有PRC2独立的转录激活功能。对EZH2与PHF19和HOTAIR之间的相互作用和机制的进一步研究,为癌症治疗的潜在治疗策略提供了见解。[2][3][4][5]

根据提供的背景信息,可以提取出有关EZH2的一些重要观点:

EZH2抑制在减轻大鼠肝纤维化方面显示出良好的效果[6]。
EZH2和SIRT1在维持内皮稳态方面发挥作用,恢复这两种蛋白质之间的平衡可能在预防动脉粥样硬化方面具有潜力[7]。
表观遗传变化,包括EZH2的下调,在骨骼分化的AF-MSCs中是重要的[8]。
EZH2与宫颈癌中的代谢物异常相关,其调控可能受到信号通路蛋白、转录因子和miRNA的影响[9]。
EZH2的抑制导致功能缺失的包含PPP2R2B的PP2A缺失,从而促进肿瘤发生并可能对抗HER2治疗产生抵抗力[10]。

这些观点提供了EZH2在各种生物背景和疾病中的多样角色和影响的概述。

图[1]

图[2]

图[3]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图[9]

图[10]

注:如果您希望下载此靶点调研报告,或想了解如何利用BDE-Chem小分子设计及优化平台,以比传统路径节省90%以上的成本,设计出与EZH2相作用的小分子药物,请与我们联系:DB@silexon.tech

更多热门靶点分析

ABCB1 | ABCG2 | ACE2 | AHR | AKT1 | ALK | AR | ATM | BAX | BCL2 | BCL2L1 | BECN1 | BRAF | BRCA1 | CAMP | CASP3 | CASP9 | CCL5 | CCND1 | CD274 | CD4 | CD8A | CDH1 | CDKN1A | CDKN2A | CREB1 | CXCL8 | CXCR4 | DNMT1 | EGF | EGFR | EP300 | ERBB2 | EREG | ESR1 | EZH2 | FN1 | FOXO3 | HDAC9 | HGF | HMGB1 | HSP90AA1 | HSPA4 | HSPA5 | IDO1 | IFNA1 | IGF1 | IGF1R | IL17A | IL6 | INS | JUN | KRAS | MAPK1 | MAPK14 | MAPK3 | MAPK8 | MAPT | MCL1 | MDM2 | MET | MMP9 | MTOR | MYC | NFE2L2 | NLRP3 | NOTCH1 | PARP1 | PCNA | PDCD1 | PLK1 | PRKAA1 | PRKAA2 | PTEN | PTGS2 | PTK2 | RELA | SIRT1 | SLTM | SMAD4 | SOD1 | SQSTM1 | SRC | STAT1 | STAT3 | STAT5A | TERT | TLR4 | TNF | TP53 | TXN | VEGFA | YAP1